笑笑生㊣brauce

踮脚尖,你可以看到美好时光,时不时的,低下头,看看路上是否开满鲜花。

我来取旗了,运动止21天,还在继续。

每次走在家的路上,都会觉得自己的脉络都会与之重合几分,与心脏又近了几分,这种感熟悉又有些许陌生,每次回到家乡,看到变化更多是容颜衰老,又多了许多生疏年轻的面孔,而我也意识到,今后自己一个人独自要面对这世事无常,世事变迁,我的家乡很小,几十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街道,我的家乡很大,承载着不计其数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崩溃
跑着跑着,哭了,眼泪越来越少,眼睛越来越疼,多希望自己可以哭出声来,最后发现好难。对不起好多人,最后不知对的起谁。

虚无的一切,碎片的我。如果世界枯败,崩塌,请带上我。搭上我的悲观,会不会黑白长出了粉色,致命诱人。